工作郵箱 |

您的位置:首頁> 脫貧攻堅>

翻越崇山峻嶺,置身平坦的小盆地,映入眼簾的是一間間“沉睡”在綠草地上的茅草“船形屋”,這里是東方市江邊鄉白查村,被稱作“黎族最后一個原始村落”。最近一次,也是第一次踏訪白查,正值國慶黃金周第四天,一群冒雨前來的游客打破了過往的寧靜,給原本小眾難尋的景點增添了人氣。

出于保護,所以空心

白查村是黎族美孚方言聚落之一,是黎族傳統民居船形屋保存得最完整的自然村落。從高處俯瞰,80余間船形屋掩映在椰林叢中,錯落有致,壯闊之景令人嘆為觀止。

“原來沒有想象過白查村的船形屋能保存得這么完整,簡直大開眼界。它們承載著一個民族漫長的時代記憶,反映了黎族先民的生活軌跡和生存理念,這里面充滿了創造力與智慧,所蘊含的歷史文化價值是十分鮮明的?!眮碜陨綎|的媒體人王川和朋友一行人慕名而來,雖然白查舊村已經人跡罕至,但留在地上的建筑還有歷史的痕跡。在現代化生活的沖擊下,傳統文化的延續成了難題,他們懷著無比的期待的心情前來,又帶著對問題的思考離去。

暴雨如注,天南地北的“粉絲”卻因緣而聚,而白查村便是這最根本的“緣”。海南省攝影家羅林濤女士近年來先后去了五六次,她熱衷于記錄這里的每一個畫面?!鞍撞榇宓拇挝菔乔О倌陙砝枳逦幕目s影,它破敗也好繁華也好,我作為歷史的見證者和記錄者,理應用鏡頭去記錄這一切,為后世留下歷史的記憶?!?015年,羅林濤隨著“走讀海南”團隊來到白查村露營,那天晚上她看到了星空,還偶遇守夜的黎族老阿公,聽他講述了黎族先祖的故事。她說夜晚的白查村寧靜而祥和,仿佛擁有治愈心靈的魔力。

然而,這個黎族傳統村落,已經完全“空心化”很多年了,空心的原因是為了保護黎族傳統建筑——船形屋。

2008年6月,“黎族船形屋營造技藝”入選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同年,白查村申報為“中國歷史文化名村”和 “全國特色景觀旅游名村”,2012年又成功入選第一批“中國傳統村落”。此后整村搬遷至一公里外政府統一修建的房屋居住,原來的白查村現在成了當地人口中的“舊村”?!白≡谂f村可以種菜,我很喜歡以前的生活?!弊≡诂F代化設施齊全的“新村”里,符那慶雖然滿足,但也有諸多不舍,他時?;厝フ湛匆郧暗奈葑?。

“空心”后白查村的修繕與保護,也被提上了議事日程。

2012年,東方市成立了船形屋保護小組,并制定相關保護方案。在白查村,可以看到船形屋已進行了編號保護,同時,村內道路進行了硬化處理,還安設宣傳警示保護牌。為了可持續性保護,東方市政府從 2013年7 月始,相繼投入80多萬元用于維修破舊的船形屋,并與村民們簽訂協議,給屋子的主人每年 3000元至10000元不等的維修補貼。

從“網紅”到研學

漸漸地,名聲在外的白查村成為了“網紅”打卡地,來自全國各地的“粉絲”不遠千里而來,只為到此一睹它的“容顏”。

白查村的忠實粉絲很多。海南熱帶海洋學院創意設計學院楊麗老師更是把自己的教學場地“搬”來了白查村:“我每年都要帶學生來這里做課題,比如黎族建筑欣賞、傳統村落的保護規劃等。白查村整個村落的選址非常符合黎族傳統聚落選址,進山避世依險而居的人生態度體現得淋漓盡致。這里山包村、村近田、田臨水,有山有水的典型格局非常奇妙?!?/p>

楊麗告訴海南日報記者,白查村非常特別,不僅具有物質價值還有文化價值,它是有性格、有精神、有生命的 , 是千百年來黎族同胞建筑的精華所在??招幕蟮陌撞榇遄兂闪艘蛔安┪镳^”一樣的存在,傳統的村落離開了人的使用后失去了原有的生命力,修繕只是保護工作的一部分,如何可持續性發展才是值得思考的問題。

船形屋沒有窗戶,在昏暗不見五指的屋內打開手機燈,黎族居民生活的痕跡一覽無余,家具簡單,少有隔間?!皦ι线€有鍋灰,我們之前在這邊做飯?!狈菓c,黎族船形屋營造技藝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。見到雨中奔跑的游客,他邀請大家進入他曾經住過的船形屋避雨,并一一為我們介紹屋內的分區。黎族先民建造船形屋完全是出于適應自然環境、生產、生活的需求,船形屋的型制大多數是通長14.7米,通寬6米,墻寬4.7米,屋高3.2米,房子中間立3根柱子,兩邊立6根較中間矮的柱子。

民俗文化,大有可為

說起白查村遠近聞名的民俗節日,那一定非“山欄節”莫屬,“山欄節”是黎族美孚方言的傳統節日,被視為最隆重的節日。

“山欄節是我們的特色節日,這里過山欄節比過年還要隆重、熱鬧,我們正在推廣這一獨特的文化品牌,要展現江邊鄉獨特的旅游文化內涵?!苯呧l鄉長蘭宗賢說。

每到山欄節,各家各戶殺豬宰牛,舂糯米做糍粑,釀造糯米酒慶祝豐收。節日里還有黎族織錦展示,舉辦傳統體育競技比賽,拔河、拉烏龜、背新娘等。每逢山欄節,還有外地賓朋紛紛來到江邊,熱鬧非凡。

滄海桑田,世事變遷,今日的白查村已不同昨日。過去黎族阿婆織錦,小孩打鬧的場景不復存在,只剩下眼前的空蕩。

“我們的房子住了好幾代人了,很結實的,一家人老小都住在這里,冬暖夏涼,很舒服的?!狈菓c說。他從小就跟長輩學習船形屋修繕技藝。

在白查新村,符春英阿公正忙著手上的藤編活兒?!拔覀兝枳宓墓媚锛奕藭r沒有這種籮筐都進不了男方的家門。平時我們干農活的時候也拿籮筐背東西,非常實用?!狈河⒁蕴倬幨炙嚍樯?,小籮筐一個100元,大籮筐250元,養活了大大小小的一家人。

符春英還是黎族船形屋營造技藝的市級傳承人,一心想把這門技藝和藤編手藝一起,世代相傳下去。

雨勢漸小,撐傘漫步于白查村,泥土的芬芳撲面而來。遠山云霧繚繞,古村原生態的面貌盡顯眼前。

“芳暾林染映金船,竹舍茅屋賦畫傳。蕉雨吟溪群鯉饜,云岑橫谷百禽喧……”作家胡天曙筆下的白查村仿如昨日重現,如今空心的白查村只剩低矮的茅草屋,斑駁的墻體,以及地上殘留的瓦缸碎片。

隨著游客的相繼離開,白查村又恢復了寧靜。然而現代都市的快節奏生活讓人迷失自我,白查村的古樸、自然,卻又成為人們放空心靈、尋找自我的靜謐之地。

推薦

欧美熟妇精品视频_欧美一二区制服无码中字_欧美高清无码视频一区